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吾爱航运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243|回复: 2

走近传说中的波罗的海航运交易所

[复制链接]

8897

主题

9549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5559
QQ
发表于 2015-9-25 22:13: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书生有段时间曾逢人抱怨,近20年来海运学院的专业教育水平是每况愈下,毕业生素质也一年不如一年了,其缘由之一就是,有一次在招聘面试时让某名校国际航运的应届硕士生谈谈他所知道的BDI,明眼人一看便知这也就是个“热身”的话题引子,真正的讨论将会视初始答案而弹性地漫游,在互动中让双方了解彼此的“底子”,以利于理性的双向选择(书生一向鄙视某些考官利用不对等的地位和应聘者紧张的心态,装腔作势和故弄玄虚,单方面问些貌似深不可测的问题故意把年轻人考倒,其实这是在作秀或者实现自卑者的心理补偿而不是在选拔人才);不料那后生居然瞠目结舌大半天才反问什么叫BDI?再问他知不知道波罗的海航运交易所,结果是考官与应聘者同时崩溃。

航运是个非常传统的行当,从业者只要对自己的专业有一丝起码的敬意,是不可能不知道波罗的海航交所的。书生二三十年前初学海事法时,教材不提这一块,也没有互联网的资讯来源,而当时国内也跟国际市场基本不接轨;但书生深知海运是个全球性行业,国内的远洋船队也不可能完全游离于国际大环境之外独善其身,所以从期刊杂志的小豆腐块、会议的宣传材料等渠道收集了许多关于劳合社、波罗的海航运交易所等的零星信息。当时可不像现在一开电脑就轻易可以获取当日的BDI指数和各种即期的、远期的分析和预测,开会时“外国专家”演示的一小段过时的BFI曲线都要当宝贵资料反复揣摩、保留好几年。到95、96年时辗转搞到一本“shipping pools”的复印本,里面有一章专门讨论FFA,如获至宝,当即翻译成中文推荐给同好们。

到如今,在海运学校里读了六七年专业的人不懂BDI,反倒是有好几个炒股的老大爷有跟书生谈起来一套一套的。波罗的海交易所、果真是BDI走出象牙塔,融入到平常百姓家了吗?

现代的海运传统有许多是发源于英国的咖啡馆的。跟劳合社一样,波罗的海航运交易所也是在18世纪中叶的一家叫Virginia and Baltick Coffee House的咖啡厅里渐渐形成气候的,那家咖啡馆位于针线胡同(Threadneedle Street)。小巷现在还在,它的名字虽然起的很市井,但边上就是皇家交易所(The Royal Exchange),周围人来人往的大多是商人,银行家,保险人,经纪人、造船师和船东等(当年的船东、码头业主常常跟商人不分家,在不同的交易中扮演不同角色),他们习惯找个地方喝杯咖啡歇歇脚,跟老朋友聊聊天,顺便交换一下市场行情,久而久之一些咖啡馆就渐渐成了一些特定行当约定俗成的固定“会所”,供给和需求信息在这里得到交汇,生意就在咖啡座上成交,顾客们还对市场传闻和人物评头品足,这反过来又吸引了更多的专业人士。(见“博物馆中的伦敦港(六):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26990b0101aryn.html)。外国人常常对国人喜欢在饭桌上谈生意的习惯感到稀奇,其实他们自己的老祖宗何尝不是如此?这样的环境轻松亲切,除了商务主题,彼此还可以分享更多的信息,关系也拉得更拢,只不过文化不同,一个讲究吃,一个喜欢喝。现在英国人可能是觉得太浪费时间,请客吃饭的很少,但有好些事也是约到pub里面去谈的,谈完走人。








现在针线胡同及周围的街景。

波罗的海航运交易所(The Baltic Exchange)的名号最初是在1744年开始启用的,但直到1900年它才正式登记为一家公司。该交易所是会员所拥有的,因此它跟向公众开放的股票交易所并不一样。在小小的咖啡馆容纳不下愈来愈多的航运交易时,交易所便在1903年搬到了附近的24-28 St. Mary Axe,在其大楼里,交易所的底层大厅(the Floor)是开放给会员们交易用的。在早年通信技术还不是很发达时,大量沟通需要面谈,所以大厅里就永远是熙熙攘攘的一派繁忙、吵闹的环境,而交易所里的秩序就是靠superintendent来维持。

据一位曾在70年代在大厅里当经纪人的大哥爆料,尽管六七十年代后英国的社会风气已经开始变得有些颓废,但要进出波罗的海,正装领带外加“black round shoes”却还一直是必不可少的行头。新手在经过专门的培训并通过考试后,在申请成为正式会员时,领班的(当时叫secretary,据说现在改叫更加时髦的“executive”)还一定会特别跟他讲解dress code的要求。书生追问道:要这么一板正经,穿条kilt应该是更显得有教养有品位吧?大哥却说不,那也不行,在一切讲究中规中矩的交易所里,标新立异的另类造型可不成。大哥的姓氏表明他的先祖应该来自苏格兰,而平常里也喜欢跟书生聊些关于kilt、sporran的话题;后来据他说每一样式、花纹的kilt都有讲究的,很多是跟特定的家族联系起来的,穿kilt是一种特许权,自重的人是绝不可能、也不屑于冒牌乱穿的,只有得到clan chief的书面特许状后,才会在隆重的场合将之当做一种荣耀炫出来。由此看来,经纪人上班的环境虽然很正规,要正装,但天天穿这种更正规的“盛装”确实也不庄重、得体。(早些时候不懂规矩,闲扯时脱口而出说苏格兰人穿裙子(skirt),大哥急了,作势要在他称作“sporran”的包包里掏出小刀跟书生拼命,说是kilt就是kilt,是男人穿的(其实女人也可以穿kilt),跟只有女人穿的skirt完全是两回事,在苏格兰人面前把两者混淆是会引起流血事件的。由此学到一个小窍门:您要是想逗弄某个苏格兰老乡,不妨充老外难得糊涂一下,看他什么反应,呵呵)

但是,在这“温文尔雅”的外表下,他的同僚中还就是有许多精力过剩、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他们排遣工作压力的方式就是纵情狂欢,特别是到每年的11月5日,各种恶作剧更是层出不穷。这天是所谓的Guy Fawkes Day,他们将它称为“烟花节”(Fireworks Day);此时他们便跟小朋友一样,挖空心思想把这种喧闹的气氛推到疯狂的地步,在这种场合绅士风度就不复存在了。有一回一个伙计在大厅里放焰火,结果火箭居然接连冲出大厅的两扇门,飞到街对面的一家银行的大厅里。虽然烟火最终被扑灭,也没人受伤,但连年为此担惊受怕的保险人得知这个消息后,气得找到交易所的头头交涉,威胁说要再这样瞎胡闹,则在“烟花节”那天中止火灾保险业务。再有一次当一板正经的superintendent从楼梯走下大堂时,一个经纪人不知是不是对其平常的管教“心存积怨”,反正在大家起哄下,一脚将一个皮球向他踢去,将他绊倒连摔了好几个跟头。后来交易所管理人不得不出面干预,把一些约定俗成的的“规矩”制订为非常琐细的行为规范,这让一向自诩为最知书达理的专业人士们感到羞愧难当。不过,大哥在回忆这段“美好时光”时,神情中每每还是带着一种掩饰不住的沾沾自喜:波罗的海里故事多多,这才叫“峥嵘岁月”呢!书生还随口向大哥求证过,等航运交易从咖啡馆搬到交易所大厅后,咖啡馆里那种雪茄香烟和咖啡混杂在一起的乌烟瘴气是否也带到了交易所?大哥严肃地摇摇头说,大厅里是谈生意的,不是休闲的,从来都不允许抽烟,至少他知道从他那个年头就是如此。此后他还特意去查阅了一本他珍藏一二十年的The Baltic Exchange并把书带给书生,再次确认这个规矩,——知道什么叫做英国人的严谨了吧?


传统的交易所大厅

1992年4月10日,波罗的海航运交易所使用了90年的大楼在爱尔兰共和军的一次炸弹袭击中严重受损,该建筑虽然没有倒塌,但事件发生后不得不被拆除。清除地面废墟后,在其原址上兴建了伦敦现在的新地标“小黄瓜”(The Gherkin),据说其独特的外形融合了许多光学、空气动力学、力学、建筑学、材料学和艺术的最新成果云云,但书生怎么看怎么象一枚炮弹,不知道那些受过精神创伤的人们从楼下经过时会不会心有余悸。交易所的新址迁到原址附近的38 St. Mary Axe,而拆除的部分构件则被用于新大楼的建设,所以新大楼不单继承了旧楼的魂魄,也部分保留了它的血和肉。新交易所在1995年11月28日开张,为它揭彩的是肯特公爵。




波罗的海交易所的原址上现在矗立的是嘎巴脆的小黄瓜。


在恐怖袭击中有人因公殉职。有理说理,用滥伤无辜的恐怖手段宣泄政治诉求,算哪门子好汉?除了更加引起公众的憎恨和唾弃外,什么目的也达不到。


交易所现址(入口就在那个正在建造的大楼正对面那片小屋檐下面)离原址只有几步路。






现在的交易所大门。针线胡同周围地段的路面都很狭窄,恰如其名,站在街对面都无法拍全整个大楼。注意看在其周围的匆匆过客中不乏西装革履却又拿着手机讲个不停的,这形象在现代的英国人中并不多见。

再后来,由于船东、货主的地域分布越来越广,现代商业节奏越来越快,朝九晚五在大堂里谈生意的方式也变得落伍了。随着互联网、邮件、SKYPE等现代通信工具的使用,如今已经没人在大厅里面谈生意了,大厅也与时俱进地随之关闭。然而,交易所所发布的指数仍然是权威性的全球海运行情的指针,而由于海运与经贸之间密不可分的关系,一些敏锐的经济学家甚至将它们用于更加宏观的经济分析,聪明的炒股高手也能从中嗅出股票市场变化的气息。另外,交易所还为航运界提供各种服务,举办各种会议,伦敦海事仲裁协会(LMAA)的办公室也在交易所的一楼(其实是二楼)里。





现在的大堂除了门卫已空无一人。



但由交易所做东,提供场地设施供航运界人士聚会还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功能。注意看前方的屏幕:这个会议是在交易所一楼里开的,但是通过远程视频,远在北欧的与会者也可以实时参会并发表讲演、回答问题并参与讨论,天涯若比邻已不再是诗人的想象。由交易所提供的印有其徽记和网址的会议用文具也成为抢手的小纪念品。

交易所大堂现在陈列着一些文物和资料,向人们展示交易所的历史和作用。不过,这里的很多展品虽看着古香古色,但文字说明却很潦草,甚至不加说明;也许它的本意就不是向公众做宣传,只是让一些怀旧的老会员们回家时能找到一种久违了的感觉,他们一看便知是怎么回事儿。书生那个老大哥在另一个行程中看到一艘1940年代末的船模时,突然两眼放光,不仅让书生拍照存念,还驻足良久不愿离开,以至于书生陪他一起掉队了;后来他告诉书生,虽然那个南美船公司只是昙花一现,但还是勾起了他对许多往事的回忆。不是零距离的长期接触,我们永远无法理解英国人的怀旧情结,而这恰恰就叫专业传统!


四桅帆船Mow Han号模型。该船建于1892年,船东是利物浦的P. Iredale & Porter。该船两线间长306英尺,宽43英尺8英寸,型深26英尺9英寸,吃水22英尺2.5英寸,总吨2872,载重吨4265。





希腊船Irene S. Embiricos号,造于1927年









饮用水喷泉。这个喷泉是由Whitney Smith雕刻的,1907年交易所公会的负责人Edward Power和Edward John Power父子俩将它赠予交易所。它原先安装在交易所原址大堂后面,早年喷出的是泉水,后来改为自来水,在85年间它源源不断地向大堂的从业者提供饮水。传说喷泉上那个少女的原型就是交易所主席的女儿。在1992年的炸弹袭击事件后,工作人员在废墟中将这个喷泉抢救出来,但此后就存在库房里,一放就是整整10年,直到2003年才物归原主放回交易所的新址,让后人永远记住交易所在20世纪大部分时间里的工作场景。





1903年交易所的墙饰及其椴木复制品。复制品完工时,爱丁堡公爵作为交易所的高级荣誉会员专程在1996年5月15日为它揭彩。


爱丁堡公爵在1955年的画像。原画毁于1992年的炸弹袭击事件


1994年时的交易所






历任帮主。










交易所高尔夫球会

朝着小黄瓜的方向,从交易所新址顺着St. Mary Axe继续走大约百来米就是劳合社大楼。尽管有种种吹嘘说如何经典,但书生始终认为这是自己在英国见到的最丑陋的建筑,——如果要在这个最高级形容词后面再加上“之一”的话,那就侮辱了其他建筑师了。





劳合社大楼看起来跟化工厂里的反应器没啥两样,世界上最高端的保险人就成天在里头催化、裂化、化合、分解,制造着比PX还毒的产品。


旁边还在建一个丑八怪,真实臭气相投。英国人的审美观这是怎么啦?













但劳合社周围却有着很古朴的教堂和街市。


在这寸土寸金的经贸中心,很多地方成了正在改造的工地。

返回Bank地铁站的路上是皇家交易所。




在皇家交易所门口站岗放哨的两个大兵其实是纪念一次大战中伦敦籍老战士的。


大门外广场中矗立的是威灵顿公爵的雕像




皇家交易所周围建筑


(986)除了帝王将相,交易所也不忘铭记那些对民生作出重大贡献的人们。James Henry Greathead(1844-96)就是其中之一。他是城市及南伦敦的总工程师,他发明了移动式防护罩(travelling shield),有了它才能深挖隧道,也才有了伦敦现在便捷的地铁交通系统。


Paul Julius Reuter(1816-1899),大名鼎鼎的报业巨子地球人都知道,而他的报业帝国是在1851年10月14日创办于第一个伦敦皇家交易所的,新旧交易所大楼相距不远。


美国慈善家George Peabody(1795-1869)

来源:rule-the-waves的博客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ibarbe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15-9-28 09:43:35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84

主题

398

帖子

1500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500
发表于 2015-9-30 08:33:20 | 显示全部楼层
ibarbe 发表于 2015-9-28 09:43
带你游伦敦系列之波罗的海航运交易所。日不落帝国余威犹在。

你知道的真多啊,哈哈。还知道是系列之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吾爱航运网 ( 闽ICP备15019110号 )  

GMT+8, 2019-11-18 09:52 , Processed in 0.113031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